<delect id="nbbrz"></delect>
<dl id="nbbrz"></dl>
<dl id="nbbrz"></dl><video id="nbbrz"></video><dl id="nbbrz"></dl><i id="nbbrz"></i><video id="nbbrz"></video><video id="nbbrz"></video><dl id="nbbrz"></dl><video id="nbbrz"></video> <video id="nbbrz"><i id="nbbrz"></i></video><dl id="nbbrz"><i id="nbbrz"><font id="nbbrz"></font></i></dl><dl id="nbbrz"></dl>
<dl id="nbbrz"><i id="nbbrz"><font id="nbbrz"></font></i></dl>
<video id="nbbrz"><i id="nbbrz"></i></video><dl id="nbbrz"></dl><dl id="nbbrz"></dl><dl id="nbbrz"></dl><video id="nbbrz"><i id="nbbrz"></i></video>
<video id="nbbrz"><i id="nbbrz"><font id="nbbrz"></font></i></video>
<dl id="nbbrz"><i id="nbbrz"></i></dl><dl id="nbbrz"><i id="nbbrz"></i></dl>
<dl id="nbbrz"><i id="nbbrz"><delect id="nbbrz"></delect></i></dl>
<video id="nbbrz"><i id="nbbrz"><font id="nbbrz"></font></i></video><dl id="nbbrz"><delect id="nbbrz"></delect></dl><dl id="nbbrz"><delect id="nbbrz"></delect></dl><video id="nbbrz"></video><dl id="nbbrz"></dl><video id="nbbrz"><i id="nbbrz"><font id="nbbrz"></font></i></video><dl id="nbbrz"><i id="nbbrz"><meter id="nbbrz"></meter></i></dl>
<i id="nbbrz"></i><dl id="nbbrz"><delect id="nbbrz"></delect></dl>
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中华学统如何重建?新文明大道探索是关键!
2019-07-19
字号:
   随着中国学人逐渐地清醒与自信起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西式独立学术普遍缺乏中华主体学问的经世济用担当,重建中华学统的思考与呼声,也就日益地多了起来。

    我们说,一个于“文明大道统”指引下的文明体国家,一个有着两千年以上一以贯之道统主体学问的文明,只要逐渐地走出低谷与迷途、一步步地恢复起自身的自信与自觉来,重建长期固有的不可分之学统,其实只是一件或迟或早必然发生的确定事。

    也就是说,中华学统的重建,不管更多地会是依赖于自身独立传统予以全面复兴,还是更综合兼容地吸纳马列红色之学与西方分科知识体系、整合成一套新的大道学问;不管更多地将有赖于社会、学界的呼唤推动,还是将由国家顺应时事地直接站出来统一主导,归根到底,都是势不可挡、必将来临的。在其道之行早有定数、其势之成已无悬念的今天,我们其实已无必要将更多的时间与精力花在探讨该不该重建和各种各样的呼吁推动上,而是应该迅速地转进到如何重建中华主体之学的问题上来。

    就像我之前曾经指出的那样,我们必须放弃对今日所谓“国学”的一切期待。因为它本就是强盗破门而入之时,被我们诚惶诚恐、手足无措的先辈们随手拎起,用于阻挡防伪的一块破门板罢了。既无精选与可用之适当,更压根谈不上自信豪迈地以我中华的“文明大道统”及文明大道之学引领全人类未来的文明共同体建设了。

    我们也不能简单地以对传统文化之“扬弃”的态度,把重建事业降低到一种“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无主体以立与无主旨以彰的“新混沌态”。若不能明确中华所行的文明大道,不能在正确把握中华文明与人类世界发展全程的更高层面上、重新为昔日中华固有的道统学问体系进行一次恰当彰明与定位,不仅会让我们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文明法宝如同垃圾回收站里的废弃物一般,只保有少的可怜的一星半点儿残值;更会让人类未来在走向多元一统共同体的征程中,错失掉这盏最为明亮和最能指引大道方向的思想明灯。我们一定要从只是为中国、为中华重建文明之学与大道学问统系的小圈子里跳出来。担负引领人类重任的我们,今天所要进行的重建中华学统,乃是为了今后的世界、以及以中华之道引领全人类走向多元一统文明共同体的。

    我们还必须抛开、或至少暂且搁置在重建中华学统上的一切无益概念与不必要干扰,尤其是要从究竟是应该更多倚重于中华传统之道、还是偏重于马列理论、抑或偏向于以西方知识体系为蓝本的撕裂性选择中跳脱出来,以中华之道特有的行道思维与定力,不断明确进道之所在、以及该进道所通往大道之理路,让我们更好地对接大道之行,智享长周期里那九九归一的自然而然。讲的再直白点就是:思谋远行的我们,没必要太过在意和纠缠于各种各样的理念质疑与口舌之争,只需紧紧盯住中华与人类未来交汇于一的大道处重建新学,一切便都可以通过导向、引入到前出大道的方式,在自然而然的道进过程中最终统统达成“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圆满结果。

    在我看来,中华学统之重建,甚至携带着整个中华文明之道传统的今后中国、对未来人类世界的最大贡献,都要系于一条大道的彰明与践行。这条大道,不是别的什么,就是:全人类未来新文明的大道(或更具体地讲就是属于接下来未来时代的、通向人类多元一统文明共同体的无比宽广之大道)。简称“新文明大道”。找准了、明确了、导入了、践行了这条大道,中华文明之国自然就能引领人类世界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以上的时间了,中华之道大道学问统系自然也就可以根深叶茂地长成未来人类新文明世界里的光明神圣之树了。

    这里必须讲清楚的是,“新文明大道”,虽然在未来时代,将是全人类的一条极其显明坚稳与通畅长久的主干大道,但对今天的人们与世界而言,却只是躲隐在遥远迷雾里的一点星火、遮蔽在亿万碎乱下的一处不起眼道之入口。当我们需要在引导进入与近前操作的层面上试图寻到、找准它时,当然更多地就不能将其看作是一条宽大瞩目、远行千年的动态长线,而是应该将其看作是一个并不那么容易找到的点、甚至很小的起点。

    对长久的人类未来世界与现时代懵懂不明的众人而言,“新文明大道”,的确就只是一个点,甚至只是此之前几乎无人提及的一个概念或词句的点。但对中华之学、也就是中华大道统系的文明主体学问来说,这一点的获得与突破,却是全然迈步到新时代新文明之文明大道道口的直接标志,是具有将中华固有学统引入到一种全球性至高学问之“豁然开朗大境”意义的。锁定、并找到这样的一个道口,将是中华学问重归文明大道理路、再傍文明大河而建的决定性的第一步。

    这里重要的逻辑依据在于:中华学统的新时代重建,不只是一个自我传承既有主体精神文化、自己选址与规划建造的简单问题,而是需要在中华为人类开拓未来新文明的伟大进程中,帮助中华之道入主人类思想知识的最高殿堂、提领现实中国首先步入全新的人类大道之境的系统问题。她的重建,既关乎百年中国重归文明大道的一番重塑再造,也需要在百年中国重归文明大道以及延展此道为未来人类新文明谋的过程中定位和重铸金身。不能帮助到今日今后的中国与人类,不能为中华与人类提供一种新文明的大道,她便无法成为得以重塑未来人类精神与知识的、全世界共享意义上的真正“大学”。

    这对于中华之学的重建而言意味着:不明新文明的基本走向、未开新文明大道之前,任何的重建规划和努力,都极有可能是地地道道的幻想空谈或枉费心机。因为,中华之学,其根本上的不同在于经世济用;而放眼当今与未来的中国和世界,为学之最大用,莫过于可给迷茫前行的人类探寻到和开拓出一条更美好的新文明大道了。在“新文明大道”未明之前,关于重建中华之学的一切设想与摸索,无异于没有目标和指向的瞎闯乱撞,不仅缺乏长久锚定的“导航标”,也无法在接续古老中华大道文明之学和开创人类文明大道学的连线上准确界定自身的位置与角色。

    具体来看,锁定与探明“新文明大道”对重建中华大道学问统系的意义作用,至少有如下几点:

    第一,新文明大道的道轨定了、道口明了,扎根与顺应大道自然的中华之学,也才能定点定址地奠基开建。否则,根基不稳,地动山摇。今天刮马裂风、明天变西化脸,或虽然同是打着复兴中华的旗号却在各式各样易道、儒道、黄老道等的偏重与立足间不停地掐架,重建华学没有统一的依托与盘定,根基能牢?定点能准吗?而如果,能够锁定“新文明大道”一个总目标,以各自为“新文明大道”的不同贡献自然归置序列位次,正可成就大道一统学问的博大与圆满,甚至以统合之学的思路和架构兼容、汇通东西各式各样的学系。

    第二,借助“新文明大道”的探索,可使近乎中断了一两个世纪的中华学统得以上位,并重拾其久久以来对天下道统的根本所依,在新时代里系统地、成体系(统系)地续写大道学问的新篇章。

    第三,对“新文明大道”此一“道口”的锁定与探寻,会为当今世界提供一种革命性的为学与致“大学”之新路,彻底摆脱西式专职化学术系统长期割断学人、学术系统与现实社会身心联系的迷途,让代表着人类思想之光的经世济用学问,重新走上直面社会现实的正路与回归全体民众。

    第四,瞄准与锁定属于未来时的“新文明大道”探索,可为中华复兴与全人类的集体努力指明前进的方向,将更多学人与整个社会的目光吸引到探索出路、新路上去,而不是要么纠缠于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共有与私有、国家主权与公民权力等旧时代的无谓话语,要么死抱着中外各自的传统做个顽固的保守者。

    第五,致力于“新文明大道”的探索,还可以让中国和全球的思想学术界,跨过地域、历史、文化、国家、族群、不同语言文字、不同宗教信仰、不同固有习俗乃至不同思维模式的沟沟坎坎,直接上到人类文明或人类未来阶段文明探索的总平台上,以一种全球人类文明的视野与一体化努力方式,成就真正属于全人类、而非不同国家文明范畴内的一统思想与学问统系(体系)。

    六、从“新文明大道”处入手,本就是设学与建立大学问统系的一种大道之为。所谓大道者,浅显直白地讲就是:一条由小到大的、可一直长久地走下去的路,它以其坚稳、持久、宽阔、兼容、聚合、光明的特征最终总能吸引和汇聚大多数人及整个社会同向而行。从开始源起时的草遮尘埋、到聚合先驱力量后的逐渐敞亮、再到久久为功后的归于大同,不会因任何国家、社会力量、世界局势乃至自然之力的改变而改变,只要人类还在延续、还有对更美好未来的追求,就得自觉不自觉、自主不自主、积极不积极、明确不明确地趟出一条“新文明大道”来。而人类之学的立学之本,不正是欲令日益自觉与主动的人类,全面有效和系统可控地去发现、去掌握这万千变化中所深藏着的长久不变规律吗?

    总之,新时代中华之学重建的努力,必须或终究要以对人类“新文明大道”探索的贡献值而论。探寻到、确立起“新文明大道”之日,也就是中华学问统系重获天日、再续全球人类文明时代的辉煌之时。在此之前,我们可以通过条条路径探索其重建的方法,但迷三道四、绕来绕去,最后都得统一归向这一大道行远、万般自然的终极努力上来。早一天找到这大道正道的道口,中华文明全面复兴与中华之学的重建就会早一天到来。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认识到这一点,提早加入到富有远见、也现实可行的“新文明大道”探寻事业中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duanlangta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管家婆—旬大赢钱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