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nbbrz"></delect>
<dl id="nbbrz"></dl>
<dl id="nbbrz"></dl><video id="nbbrz"></video><dl id="nbbrz"></dl><i id="nbbrz"></i><video id="nbbrz"></video><video id="nbbrz"></video><dl id="nbbrz"></dl><video id="nbbrz"></video> <video id="nbbrz"><i id="nbbrz"></i></video><dl id="nbbrz"><i id="nbbrz"><font id="nbbrz"></font></i></dl><dl id="nbbrz"></dl>
<dl id="nbbrz"><i id="nbbrz"><font id="nbbrz"></font></i></dl>
<video id="nbbrz"><i id="nbbrz"></i></video><dl id="nbbrz"></dl><dl id="nbbrz"></dl><dl id="nbbrz"></dl><video id="nbbrz"><i id="nbbrz"></i></video>
<video id="nbbrz"><i id="nbbrz"><font id="nbbrz"></font></i></video>
<dl id="nbbrz"><i id="nbbrz"></i></dl><dl id="nbbrz"><i id="nbbrz"></i></dl>
<dl id="nbbrz"><i id="nbbrz"><delect id="nbbrz"></delect></i></dl>
<video id="nbbrz"><i id="nbbrz"><font id="nbbrz"></font></i></video><dl id="nbbrz"><delect id="nbbrz"></delect></dl><dl id="nbbrz"><delect id="nbbrz"></delect></dl><video id="nbbrz"></video><dl id="nbbrz"></dl><video id="nbbrz"><i id="nbbrz"><font id="nbbrz"></font></i></video><dl id="nbbrz"><i id="nbbrz"><meter id="nbbrz"></meter></i></dl>
<i id="nbbrz"></i><dl id="nbbrz"><delect id="nbbrz"></delect></dl>
快捷通道: 草根网答网友问|注册草根评论员请进|申请草根话题|黄金楼1号|黄金楼2号|最新管理公告|草根智库简介|网游竞技|主机热游|手游休闲
魏东思想专辑《高考录取名额分配能否借鉴延迟退休?》、 《尽快建立一个抓骗子的市场》、 《保健品推销骗局的治理》 更多内容
林克山:宇宙轴心
2019-04-10
字号:
最新话题
姬安宁:刘强东错在哪里?
姬安宁:陈果把“耄耋”读错为什..
开心果实:既是“中国标准动车组..
姬安宁:最近两项让人吃惊的科学...
姬安宁:他们的价值观一样
姬安宁:首张黑洞照片隐藏的惊人..
遐想随笔:中国古代的科学哪儿去...
林克山:宇宙轴心
姬安宁:我为什么坚决反对平仄博..
姬安宁:丢掉本能价值是现在年轻..

最热话题
申请“草根话题”请进!
草根共产主义研究小组
圣经与科学(前言、导言)
周青良:外科先生,当休矣!
周青良:钟鼎文化时代简介
人类文化中最重要基因存在
为草根网“五年庆”出谋划策
该不该呼吁筹建“中华复兴委员会”?
废除全民英语复中华!
周青良:解读《庄子-齐物论》中的论辩观

最早话题
申请“草根话题”请进!
草根网答网友问
公民社会,陷阱还是发展规律?
新历史观
民主是客观一致性
解决住有所居,应降低还是提高土..
草根学者谈草根网
草根网的真实评价、社会作用和价..
全球工业化是共产主义、是小康!
“复兴”的“前盛”是哪个朝代?

更多>>
    宇宙有没有轴心,整个宇宙有没有绕着一个轴心转动?这个轴心在哪里?是太阳系之内?是银河系之内?是河外星系之内?是河外星系之外的河外星系?假如它有存在,必然存在于河外星系之外的河外星系,人类永远都窥测不到它,它力牵八荒保证着宇宙转动的均衡、正常、前进不辍,宇宙永远乖乖的绕着它旋转、旋转。人类社会有没有轴心,整个人类社会有没有绕着一个轴心转动?这个轴心是什么?这个轴心在哪里?这个轴心寻找起来是不是比寻找宇宙轴心更容易,它也许是在我们身边,是“存放”在我们心里。心里“存放”轴心,我们能承受得起吗?我们不是能感受得到,能听得到它“转动”的声音吗?这个轴心寻找起来原来确确实实是我们自古至今都在忽略的一颗心,是我们的一颗心“扮演”了整个人类社会的“轴心”,我们可以窥见到它,可以感受到它,是它决定了我们的命运,主导了我们的行动,决定了整个人类社会“旋转”的快慢,整个人类社会都绕着它“运作运行”和“转动”?杉死嗌缁岬摹爸嵝摹奔渲匾,它可跟太阳相媲美,太阳可赋予万物旺盛的生命,它也可赋予万物旺盛的生命,赋予人类社会美好的日子和日新月异的万千气象。

    一个人的一颗心不过是一个人的人生社会行为“转动”的轴心,不足形成整个人类社会“转动”的轴心。能体现人类社会文明和伟大力量的是人类社会的集体行为,是集体行为必形成万众一心,万众“一颗心”,才能更好协调集体行为,而能协调集体行为的是国家的政府机构,各级政府机构虽等级不同却是一脉相承,起着人类社会的“轴心”作用,万众都绕着这个“轴心”转,这个“轴心”左右着万众行为的人类社会,古往今来人类社会都绕着这个“轴心”旋转。这就是体现了人类社会万众“一颗心”社会行为的政府机构,政府机构代表了国家,一旦政府机构失灵,停止运转,国家实际上也就灭亡,也就是人类社会不存在国家。政府机构失灵是不是等于人类社会的轴心失灵,政府机构瘫痪,或废弃,轴心不再“转动”,实际上也就没有国家,而原来供职政府机构的人员包括官员照样领薪水,那是属于侵吞他人利益的个人行为,也不属于违法,国家不存在,何有法律可言?只可说违天道人道。政府机构失灵,轴心不存在,犹如宇宙没有“轴心”,河外星系银河系包括我们看得见的太阳、九大行星、月亮失去引力各自飘散殒殁,天地黑暗,腐朽,堕落,人类社会没有“轴心”,人类社会无可依附,瓦解消散,人类各独行其是,如野猪野狗四处为非作歹,坑人害人,天灾人祸,肮脏丑陋和荒诞,真正变为“动物社会”。政府机构薄弱,人类社会的“轴心”也不能牵动四面八方的社会力量,人类社会必自动脱离这个“轴心”甚至忘掉这个“轴心”,各种诡异的社会力量会毁掉这个没有力量的“轴心”,“政府机构”虚有其名,人类四分五裂星散絮飞。政府机构不失灵,强化政府功能,强化“轴心”力量,各级政府主“善”,主“善”是主持公正、公平,以天道天理检验和规范人类行为,人类社会绕着“轴心”转动,人类有凝聚力,团结协作,人类社会和谐,人生美好前途似锦。主“善”自有力量,自有牵动人类社会的“轴心”作用,牵动社会四方民心,天下归心,增强“轴心”力量,绕着“它”转的人类社会出现绚丽多彩的万千气象。强化政府功能,各级政府主“恶”,主“恶”是不主持公正、公平,而是主持不公正、不公平,与公正、公平背道而驰,违反天道天理,以各种欺骗人民的伪“法律制度”凌驾和破坏天理天道,颠倒是非黑白,强奸民心民意,压制消灭正气正义,助长歪风邪气,其“轴心”作用也会消失,人民把“它”全忘掉。主张小政府,大社会,小政府不强有力也会失去“轴心”作用,大社会腐朽腐败黑暗殃民害物,“国家”随之有名无实,犹如“亡国”。

    我们看看古代政府,即衙门,衙门所在的地方必为民众所熟悉,衙门的影响力深入千家万户,衙门的县令或县令上下的地方官员,他们都了解本地方的风土人情,有没有什么人才,衙门发布各种与百姓有关的政令和处理各种与百姓有关的事务,是万千民众的“轴心”,民众有什么冤屈或事端不平都向衙门申诉,虽然封建官吏有的弄虚作假断案偏私,处事不公,但由于封建百姓没有文化,大多没有觉醒,不能识破他们的阴谋诡计,受封建官吏蒙蔽欺骗,衙门在万千百姓心中还是个很“神圣”不可忽视的地方,封建衙门始终是封建社会“转动”的轴心,人人归心仰望。而人人不归心仰望是现代的“衙门”,政府,小政府,大社会,变相为小政府不“小”的无所事事的政府,不理百姓事务和漠视百姓死活的政府,大社会是大腐败大黑暗的社会,提倡“小政府”的人是不是一群犹如《诗经》中“采苓”一诗所谴责的骗子,“采苓采苓,首阳之巅”,首阳山上无“苓”,“人之为言,胡得焉?”“为言”,伪言,不实之言,今天中国老百姓一无所得,徒受压榨,牛马不如。三月的香港气候暖和适意,走进香港中环太古广场里喝杯咖啡还是挺舒心的,太古广场不比紧邻香港的这座城市的金光华广场差,宽敞亮度大,洗手间很有特色,让人觉得惬意,是全中国包括金光华广场在内无可比的。什么是特色?洗手间搞出了特色,不管你如何折腾自诩“特色”,都赶不上英国人以前的“匠心独运”。宇宙有多大,向宇宙挑战“特色”,你有多大本事?有本事的人不说“特色”,无本事的人大说“特色”,愚昧祸国殃民举世皆知。我去香港之前或离开香港总要踏足这座紧邻香港的一线城市,这座城市的什么地方都可以知道,却从来不知道市政府在哪,市政府在哪?我从来都漠不关心,都不记得要问一问,其实也懒得过问,没必要知道它是红是白,它跟我有什么关系?它跟千千万万百姓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谅别人也不知道,谅政府官员也不需要别人知道。你需要知道它在哪里干啥呀?不怕别人怀疑你要去破坏或偷东西吗?我懒得问别人,谅别人也跟我一样懒得问别人,“舍旃舍旃,苟亦无然”。别人可能都知道这座城市的任何地方,唯一不知道的是市政府!胺烙腥党,邛有旨苕!崩习傩罩窭捍蛩怀】,领教够了。为了证实我预料,我逢人即问“市政府在哪里?”街上问,地铁里问,保安都问了,都没人知道。一个样子本地通的看似温和敦厚很让人产生信任感的年轻姑娘迟迟回答我的问话,若心不在焉地说:“不知道!蔽易肺室痪洌骸澳悴皇潜镜厝寺?”她若有所思地迟迟肯定说:“我是本地人,也不知道!焙芏嗍虑槭强梢栽ち系,要是“摸着石头”,不要智慧,人类都是傻子。我走进国贸大厦,问一个清洁工,清洁工在这个社会的世俗人眼里是最“低贱”的人,我料想最“低贱”的人往往会知道与政府有关的事情,这种人像“黑马”总是出人意料知道别人所不知道的事儿,问这样一个人往往抵得上问其他各种人的一百个人。果然他抢答题似的先说“不知道!焙舐叵,似乎很出力地想,仰头看着我,因为他手拿扫帚,正蹲在地上不知道侍弄着什么东西,一边想,似乎想出了眉目,说:“可能在,在,在市民中心吧?”他似乎是在问着我,是我在问着他呀!我问:“市民中心在哪里?”他一边想,仰望着我说:“在,在,市民中心在哪?不知道,反正是在市民中心吧?”跟我商量一样。他有所知,而不全面,不百分之百确定。市政府犹如河外星系千万万颗星星中最不显眼的一颗“嘒彼小星”,无论你如何寻找都找不出来,它已经在百姓的视线中消失了,它自动地退出了“历史舞台”。天下“衙门”,各级“政府”,从黑龙江到海南岛,在老百姓心中都无关宏旨,不足轻重,“轴心”已退为“边缘”,边缘的边缘,边缘都算不上,这是几十年来直至今天完全彻底脱离人民群众,漠视人民利益的“后果”,广大人民群众不把“它”当一回事,“它”犹如没有人看得见的“空气”。

    2019年3月我到紧邻香港的这座新兴城市的第一天,在天虹大厦前,一个推销碧桂园房产的还挺帅气的年轻人请我去参观位于粤港澳大湾区之内濒临大海的碧桂园房产。我问有车去大湾区吗?他说有,他可以开车把我送去那个地方。我说不会有什么条件吧?例如我看后不购房,把我送去了那里,也要把我送回来,不附加任何要求。他一口答应,毫不犹豫。他从来没认识我,我也没见过他,彼此是陌生人,前后于“天虹”前见面不足十分钟,他素无知道我姓甚名谁何方来历,他这么快做出决断,这种“英明”出格出众,不同“凡响”。我这么短时间内答允跟他去参观碧桂园,对他没有任何了解,没什么交谈,这么“轻率”,大概也“惊世骇俗”。他问我什么时候去?我说现在就去。他说好!我们马上起程,去车库开出他的小轿车。这时候大概是上午十一点左右。小车开出市区,在车上他自我介绍了自己有个舅舅是华为公司的工程师,开上高速公路,一百二十公里一小时的驰奔,开在绵延的山岭之间,这里是真正的山区,四周都是山岭,山岭无尽无头,穿过很多的隧道,过了一个隧道,又过一个隧道,每个隧道都很长,大概是全国少有的最长最多的隧道,穿出隧道,不时看见山腰山脊上建有数栋或一小片楼房、别墅,它的景致是山岭上葱茏的草木与楼房、别墅相衬映,号称中国经济龙头的这大片区域,这种小政府大社会或大政府大社会鼓捣出来的山间楼房和景色,世界资本主义都有,香港有,没有任何首创性和特色,毋庸说惊人之处,古代的中国封建社会道家佛教不是都把他们的寺院寺庙起居住所建在山顶或山间吗?鼓捣几十年将近半个世纪,无非是邯郸学步亦步亦趋,龙头尚且平庸,全国其它地方更不堪了。强化政府功能,政府不在大小,大政府有大功能,小政府有小功能,大政府未必有大功能,小政府也未必有大功能,大办大事多做事,小办小事少做事,事在人为,关键是有什么指导思想,指导思想是关键因素,指导思想正确符合天道和客观规律,大政府能发挥大作用,发挥人类社会的“轴心”作用和智慧,天地换新颜,小政府也能发挥“轴心”作用,气象更新,指导思想荒谬,大小政府都得脱离客观世界,大政府的“轴心”作用自然会丢弃,小政府更不见影踪,所谓大政府小政府必然在老百姓的视线中消失。

    小汽车高速奔跑一个多钟头到达位于惠东“十里绿滩”的碧桂园房产,楼房建在山坡山头上,濒临大海,爬上楼看大海,近景有些岛屿挡住了视线,见不到大海的深阔广大。大海岸边是山岭,建于山坡上的楼房拥有岸边沙滩很少。这都是缺憾。碧桂园工作人员给我们详细介绍了碧桂园的地理优势和休闲便利。驱车高速公路往返耗去了两个多钟头,回到我们原来的地方已经是下午近五点钟。我徒步于发展中心大厦近旁的那棵大树下的人行道,行人羼杂的往来人流中有个面容白皙的小姑娘迎面而来,说她小姑娘是她个子不高,约略十八、十九、二十岁,他看见我似乎触发了什么,眼睛有点直直的盯住我,捕住了目标一样,迎到我的前面来。我明白她的意思了,这种情况我经历不少,她这种眼神和传达的意态我见多了。我姑且站住听她倾诉,她说她日子不好过,身上没带一分钱,要吃饭都有问题。这出乎意外,她开口没叫请吃饭。这大概是还没到吃晚饭的时间吧,她脸色白润,语态诚恳,似乎不觉得一点饿,心静神闲,似乎刚刚洗过澡,披散着还有点湿的头发,整个人看起来很干净,穿着很干净的似乎半透明的淡黄色裙子。她一点都不像一个需要别人帮助的人,也许她是开始面临窘境吧。去年年末我遇见的求助的女青年,她们犹如涸辙之鲋的落魄狼狈相与她大相径庭,那时我经过佳宁娜广场侧对面的十字路口旁的人行道,看见两个用手互相揽着走的大姑娘,说她们大姑娘是她们不仅个子高,她们高低不同,步态从容旁若无人,面容看上去起码也有二十五六岁以上的有一定社会阅历经历过风霜的大青年。那么多往来行人她们不“垂顾”,大概是我跟他们迎面相视了一下,他们眼睛发光发愣发现了什么,似乎跟我很熟悉一样迎上来对我说;“你吃过饭吗?请我们去吃饭吧!蔽宜;:“这时候怎么还不吃?”这时候午饭已过,大概已经下午一、两点钟。她们说:“那你给我们十块钱,买两块面包吃吧,我们快要饿死了,饿得受不了了!彼怯檬职醋「共,做了个弯下腰要蹲下去的姿态,那是肚皮要贴住背脊之状。这不是做作,是她们强忍着饥饿漫无目的的溜达,那高一点的穿着牛仔裤,饥容憔悴,那矮一点的也一脸饥色,她们的饿态是掩饰不住的,也装不出来。那较高的叫给十块,那较矮的两眼充满着期待?醋潘窍嗟笨闪,很悲惨。我说;“你们怎么落到这个地步?”可以想象得出,假如她们不走到了“叫天天不应”的穷途末路,一般会有自尊心的年轻大姑娘,不至于在大街上向人求乞。她们说是她们没有工作,正在找工作,找不到,没钱吃饭了。我不再听下去,给了她们十块。似乎是什么神怪变魔法布出了一个魔幻之境,第二天也是在这个地方,几乎也是同在这个时间午后一、两点钟,也出现了两个跟她们高矮差不多一样的年轻大姑娘,她们从羼杂的行人中箭步走到我的面前,跟我熟悉了三辈子一样,亲热地叫我请她们吃饭,不然给十块钱,说她们是太饿了,受不了了。我顿然觉得我有些恍惚起来,是不是什么神怪在这地方布下了魔幻之景捉弄我?昨天的“景象”又出现了?但我很快回到现实之中,我眼前的她们两个人确实是脸色铁青,饥容黯淡,装不出来,然而我还是向她们指手画脚说:“你们是不是同一个集团,在搞什么诈骗活动,搞什么鬼,昨天也是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有两个人跟你们一样一高一矮的叫我给钱、请吃饭?”那个高一点的正色说:“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已吃饭了?”我说:“吃过了!彼顾,拉住她的同伴就走了。同是这一天黄昏,天快要黑下了,我同走在临近这个地方的人行道上,将近地铁站旁,原走在我前面的一个留长发束了发尾垂到背上的年轻大姑娘突然与一个男士驻足高架桥下,我觉得很奇怪。那个原不留意的女青年天生很白的皮肤,脸蛋靠近鸡蛋型,属那种文静温雅而要强固执的女人,要是振作起来可算是个美女了,她一直低着头走路,不见得人那样踽踽独行;那个男的八粗身材,壮实宽厚,有些黝黑的皮肤,个头不算高,也是个年轻人,面目有些对不起观众,后背背着一个装满了东西的很大的黑包包。他们怎么突然走在一起了呢?我走过他们时甩了一句话:“干嘛呀?”那个男的似乎受了惊动,赶忙回话说;“她说要请吃饭!蔽伊⒓疵靼琢嗽趺椿厥,是个山穷水尽的女青年啊,“那就请她吃饭吧!蔽宜恼庑┡嗄甓际亲咄段蘼范辉腹肚业摹坝才印,目前不愿苟且,以后愿不愿苟且是看她们的意志是不是坚强“伟大”了。

    眼前发展中心大厦侧边那棵大树下的这个小姑娘比她们矮得多了,这时候的她似乎应该在学校里念书。她向我叙述说,当然是向一个陌生人叙述,她说她来自安徽,找到了工作,是卖衣服,老板要押金三百块,不包吃包住,但她没钱交押金,租住的房子也没钱交租金了,她的家乡很穷,她不愿意回去。她是天生她才无中无用了,我所遇见的那些投靠无门的女青年是天生她们才无中无用了,不像那个李白凭着一股热血涌上嗓门胡说八道。我也是天生我才无中无用,爱莫能助,至多给了她十块钱。

    这天晚上九点左右我徘徊于嘉里大厦前于较远处有意无意看爱舞者们跳踢踏舞,或多或少的围观者或夜间消遣者分散于舞者们周边或稍远一点的地方。我心不在焉地徘徊,一个女孩穿过稀稀疏疏的人众走到我跟前站住了,是她看见了我,似乎她找到了她所要找的人一样,开口叫我给十块钱,说她没钱吃饭了。她风风火火地走着,腰间挎着一个小巧的皮包,穿红色的裙子,不知道要赶去哪里,她是看见我而突然止步的。我好生奇怪,那么多的人,她为什么唯独“青睐”我呢?她不可能认识我啊,怎么一眼看见我即做出决断叫我“解难”?难道我是唐僧,唐僧好认识,唐僧好说话,唐僧是“愚氓”是“傻瓜”,唐僧肉好吃,人人都可“觊觎”?我知道这样思考是不正常的,帮人解“难”不应该有这种世俗的认识。有这种世俗的认识,看见别人“落难”会袖手旁观。世俗观念往往会使人自私自利,漠视正道正义正气和真切的情感。我问她怎么回事弄到自己没钱吃饭?她说她卖衣服,老板要押金两三百块,她没法交?此涣撤酆焐,很有活力的样子,正是开始步入青春期的时候,跟下午五点钟那个穿淡黄色裙子的女孩差不多的年龄。我说今天下午也有一个跟你差不多年龄的女孩,我给了她十块,她也说她是卖衣服的,老板要押金三百块,她说的跟你一模一样。我质问她:“你们是不是串通好了?”当然我自觉唐突,要是串通,她们怎么这么傻,把话说成一模一样不是让人识破了?讨钱讨那十块钱有何顶用?这种年龄她们会做什么?顶多是在商店商场里给老板卖衣服罢了!她不介意我随口“胡说”?墒俏乙撬斓厮沉怂囊,我这不是成了“慈善机构”了吗?才隔几个钟头又有人需要我“帮衬”,而“慈善机构”是要有钱啊,是大老板们的“活儿”,我这单身汉算什么?那么多乞讨的人,那么多穷人,没人理会他们,越有钱越不理会,大老板更不把他们当做“人类”看,富人看不起穷人,穷人看不起穷人,四分五裂,这都成了历史“潮流”,我能抵挡这滚滚倒退的“历史潮流”去“拯救”全天下吗?我是不是傻瓜,因为曾经有人说我看起来像是个“善良”的人,要知道今天天下“善良”是“傻瓜”的代名词,而“傻瓜”、“白痴”绝对不是“善良”的代名词。

    “我看你的人像个善良的人,才跟你说的。那些有钱人的心里坏得很,我们才不去理他们!”那两个年轻大姑娘中的较高的那个说,是我跟她们说去找那些有钱人“帮助”她们,我自己阮囊羞涩难于应付,那时我恰巧兜里没带零钱,第二天又要去香港,要是拿一张一百块的给她们,我大可能要沦落成“什么”都不知道,不会比她们好。

    今年元月的一天深夜十一点左右,我路过佳宁娜广场前的马路,迎面向我涌来的人流中就有她们两个,将要走过她们,她们中那个较高的忽然抬眼看见我,马上意识到什么一般,立刻向我喊话:

    “哎,诶,你停一下”。她叫一声,快步跑上来伸手扯住我。另一个跑上来伸手拦住我去路。

    “我们饿得慌,求求你,给我们一些钱,去买点东西吃”。她们慌里慌张急急忙忙地说,怕我走掉了,用身体当做栏杆挡住我。

    这奇怪不奇怪,有人说女人的直觉很准确,难道她们看得出来我能“帮助”她们?

    路灯照射下看得清她们脸上饥色“泛滥”,饥容憔悴,嘴唇干燥,嘴边残留着些许变干了的白色泡沫。这是饥饿过度的“证据”。她们不用说她们饿,一看即知道她们饿。她们肯定很长时间没沾过一滴水,没吃过一粒饭了。这很悲惨可哀可怜,我极其希望能帮助她们,而我却无能为力。

    “你们去找那些有钱人吧”。我恳切地对她们说,实际上已经半夜,哪里能找到什么人“帮”得她们?那天晚上不知道她们怎么过,肯定是饿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眼睛发黑。我很后悔很自责那天不能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

    而她们说“善良”,我怎么会是看上去“善良”呢?从来没有女人这样说过我,男人倒是有一个说过,那是在北京竟然有个人说我看上去“善良”。这我百思不得其解,说我太帅了倒是符合事实,说我太帅的人太多了,以前小孩小学生们看见我都大惊小怪疯狂疯癫捣蛋似的大喊大叫“帅哥”。说我“善良”莫不是暗中讽刺我是个“傻瓜”?因为在世俗人看来只有“傻瓜”才肯“帮助”向他求乞的那些人,而今天都是“聪明人”,哪有人肯“施舍”他们一分钱?肯“施舍”他们的都被世俗人列为“傻瓜”,“聪明人”是不干自己吃亏的事的。天下的世俗人都变成了“聪明人”,天下是世俗人的天下,天下的是非黑白由世俗人说了算,世俗人说你是“傻瓜”,你就是“傻瓜”。你做的“光彩”的事,除非不要让他们知道。在我思考和判断我究竟是不是“傻瓜”的时候,那个穿粉红色裙子的女孩一个劲地催我给她钱,她气冲冲问我:“你给不给?你愿意帮助别人,为什么不帮我?”我目瞪口呆,理屈词穷,赶忙摆手说:“不是,不是的!被姑坏任野鸦八迪氯,她又理直气壮逼问我:“你给不给?你愿意帮助别人,为什么不帮我?”一转身,“快马加鞭”又风风火火地走了。真是性情中的女孩,我后悔没来得及“帮”她一下。

    隔了一天,晚上九点左右,我站在金光华广场的圆顶玻璃房门前凑热闹,是看人跳舞,意外的有人拍我的肩膀,有两个女青年竟然在人丛中发现了我,问我有没有吃晚饭,都九点钟了怎么没吃饭?说她们没吃饭,请给她们十块钱,买点东西吃,她们是太饿了。她们很亲热,那个高的几乎把脸挨到我的脸上说话,她高而瘦,是女性中高而漂亮的皮肤很白的人,假如稍一打扮是个大美人了。她看上去清纯,正派,思想健康。由于此,我认为是“天道”不公糟蹋了天下一切美好美丽。我问她是哪里来的。实在的我懒得问,懒得听,一切不用问不用听都明明白白。她说是江苏的,又补了一句“我们是从农村来的!彼鞘抢凑夜ぷ,找不到而挨饿。十块钱算什么?可是有时它可能会救人一命。一个人饿昏倒了,往往一滴水即救了她的命。我很后悔之前我没“帮”到需要帮的人,我不能再吃后悔“药”,我给了她们十块钱。

    她们人生漫无目的,她们的命运没有掌握在她们的手里,如何生存只有由别人来“规划”,由谁?自然是老板。她们的衣食“父母”,天下苍生的衣食“父母”已不是传统上的“县官”,是“老板”,“老板”发“善心”给他们活路,他们即有活路,“老板”不理会他们,他们即走投无路,四面楚歌。其实客观上衣食“父母”不是“县官”、“老板”,衣食“父母”是他们自己,是天下苍生,是他们自己,是天下苍生用血和汗,辛辛苦苦创造了物质财富养活了自己,“县官”、“老板”不过是骑在他们的头上作威作福巧取豪夺,是天下苍生养活了“县官”、“老板”。创造财富者不能享受财富,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没有创造财富者享受财富,掌握天下苍生的命运。人类社会的“运转”失去了“轴心”,天下苍生不知道要循着什么轨迹谋生,他们的人生要绕着什么“轴心”运转,绕着“老板”唯利是图的“轴心”旋转,却有太多不确定性的危险、天灾人祸、艰难,连自己的“思想”都要被别人“据为己有”。宇宙浩大,宇宙的“轴心”在哪里?人类社会的“轴心”在哪里?天下苍生迷失在大宇宙、大社会、大世界之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宇宙很大,宇宙中万事万物皆有它们各自持有的中心核心。只是都不是永恒的。宇宙是宇宙中万事万物的集合体,宇宙才是唯一在自性自为的无始无终的生生不息的在生动运动活力灵动的一个永恒存在。
    人们眼见所知所发现的这无穷多天体物,其实就处在宇宙中心中。即宇宙以它们为中心核心。
    2019/4/11 5:39:11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7 www.duanlangta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

浙公网安备 3301100201198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163528 举报邮箱:icaogen@126.com

管家婆—旬大赢钱彩图